位置: admin >> 教师之窗 >> 教师论坛 >> 正文
前瞻性的教学模式、主体性理念的先导
   

━━论钱梦龙语文导读法的现代内涵

        

               千亿国际娱乐手机版语文组:高娜

             

三主、四式语文导读法是钱梦龙老师于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的一种新型的语文教学模式。在语文教学的实践中,他进一步创造性的将“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训练为主线”整合到一个完整的教学构思之中,同时将教学目标定位在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的水平之上。那么,如果我们把导读法置身于今天的素质教育的课改背景之下,它是否依然适应时代的发展和需要呢?是否还应继承和发展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因为用今天的课程理念来解读“导读法”,恰恰能体现出它的前瞻性与先导性。因此,我认为,钱梦龙老师的语文导读法是在超前理念支配下的科学化,系统化的教学观。在如今课程改革的背景下重新审视导读法,我想这无论是对推进语文课改还是完善语文导读法本身都是不无裨益的。

一、“三主”理论是当今主体性理念的先导

老师的语文导读法的核心应为“三主”,即“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训练为主线”。其中在“三主”中也贯穿着“四式”,即四种基本的训练形式或称为四种基本课型:自读课、教读课、练习课、复读课。其中的可贵之处在于导读法顺应了语文教学的客观规律,突出强调了学生的主体地位,把学生看成是认识的主体、学习的主人,而弱化了教师在教学中的作用,把教师放在了“导”的位置,而且还适应了语文实践性和培养学生听说读写的训练性的特点,充实了训练的内容,这样就构成了导读法的完整构思。

《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指出:“阅读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不应当以教师的分析来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应让学生在主体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加深理解和体验,有所感悟和思考,受到情感熏陶,要珍视学生的独特感受和理解。”

 然而,我们把目光投到二十几年前的八十年代初期,当时旧的教育观念尚未打破,新的教育思想还没有确立,中学语文教育改革仍在“双基”的层面上展开,课堂的教学模式还是“讲读”一手遮天,在教育实践上出现了“填鸭式”和“满堂灌”的教学形式。在这样的教育背景下,钱梦龙对当时的流弊痛心疾首,急欲“解构”,于是在丰富的教学实践的基础上,同时结合自己的自学经验,提出了“三主”、“四式”的语文导读法,其中突出强调了学生的主体地位,并旗帜鲜明的使用了“学生为主体”的术语,在实践上打破了传统的教学模式,有利于人才的培养。从而有利的扭转了“教师中心”论的落后观念,对逐步确立学生的主体地位起到了先导的作用,足见出钱老师的远见和胆识。

二、“学生为主体”:导读法的核心思想

钱梦龙老师“三主”的教学理论,最突出的特征,就是确认了学生在教学过程中是认识的主体和发展的主体,是具有独立地位和极大的认识潜能的实践性主体。首先,老师认为,学生是认识的主体,教学过程是一个特殊的认识过程,学生通过对教材的阅读和理解,达到了认识教材和教材所反映的客观事物的目的。在教师的指导下,通过自己的认识活动和先前的知识经验获得了结论,学生在这一认识过程中不仅获得了结论,更为重要的是学生的认识能力和思维能力得到了认识和提高,而且在这一过程中也培养了他们的合作精神、创新能力和批判质疑的能力。而且,确认学生是发展的主体,有助于改变长期以来语文教学中灌输知识,越俎代庖的教学方法,使语文教学在促进学生健全人格的形成方面,真正发挥潜移默化,熏陶渐染的作用。

由上面的论述可知,学生才是语文教学过程中的主体,教师只有充分的重视和尊重这一主体,教学过程才能富有成效的实施。 那种传统的教学观点,认为只有教师才是教学过程中的主宰的观点是错误的。正如《学会生存》中所表述的那样:“教师的职责在现在越来越少的表现在传播知识,而越来越多的表现在激励思考,除了他正式的职责以外,他越来越成为一位顾问,一位交换意见的参加者,一位帮助学生发现矛盾观点,而不是拿出现成真理的人。”可见在新的教学理念之下,教师已不再是教学过程中的主宰,而更多的体现是教学活动的组织者、启发者、指导者和辅导者。这就是钱梦龙老师为什么会提出“教师为主导”的原因之所在。

也许有人会问,强调学生为主体,教师又怎么能成为主导呢?这里的“主导”指的是什么呢?需要解释的是,我们强调学生是教学过程的主体,但这一过程中的学生,主体意识还比较薄弱,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和被动性,我们称之为“潜在的主体”,教师的职责就是将这一“潜在主体”所蕴涵的潜能从“潜在”不断的变成现实,实现其主体性的发展。钱梦龙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就善于让学生自觉体会到自己主体地位的存在,使他们充分的进入角色,成为课堂的主人。一次次公开课上,听者达数千人,学生们各个正襟危坐、目不斜视,过于“一本正经”的神情流露这学生们的紧张。于是,老师常在课前十分钟与学生进行一次短暂的谈话,他引导学生把自己当作优秀的主角,把老师当作配角,而这台戏唱得好坏主要取决主角们发挥得如何。短短的交流,实际上是进行了一次坦诚的,民主的沟通,清除了学生不利于参与课堂的紧张情绪,让学生对自己的主体角色有了明确的定位。

可见,“主体”和“主导”的真正内涵是,学生是课堂的主人,教师只是这一主体的激活者,与学生平等交流的对话者,学生求知过程中的启发者,学生学习的引导者,从而促进这一“潜在的主体”成为真正的主体。而这一促进的过程关键是要求教师要“导之有方”、“导之得法”,强调“教师‘导’的艺术是学生实现其主体地位的最重要条件”。这就告诉我们学生“学”是教学活动的目的,而教师的工作,正如俄国教育家乌申斯基所说的“不是教,而是促进学生学”。

在教学实践,钱梦龙老师认为学生主动参与的态度是教学中的关键,是真正促进学生发展的动力。因此,它把如何调动学生学习的“内驱力”作为研究的主要对象。所谓“内驱力”是指由内部或外部的刺激所唤起的使有机体指向于实现一定目标的某种内在倾向。不少心理学家研究表明:人总有主动认识周围世界的欲望,尤其是儿童,对他们不熟悉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心,而当某种欲望驱使他获得新的经验,新的认识的时候,又可能转而发生自我强化的效应,鼓励他进行更多更深的探索。钱梦龙老师认识到了这一点,他认为,教师无论为学生的学习创设什么样的条件,最根本的一点,是要想方设法唤醒学生长期被抑制的“认知欲”和“求知欲”,他们在学生的学习过程中被某种诱因引发,进而转化为巨大的学习动机。显然,他对语文教学的理性思考是以心理学为依托的,而导读倡导以学生为主体,激励学生自主学习,又必须是要用到心理学的研究成果的。然而在教学实践中如何才能更好的引发和促进学生的这种学习内驱力呢?留意一下钱梦龙老师的教学实录,大致可总结一下几种实践方法与策略:

第一:创设问题情境策略。钱梦龙老师曾风趣地将“提问”比作课堂教学中的“常规武器”,认为提问就是有目的的设疑,“疑”设的好,就能把学生引入“问题情境”,从而激发他们探索的欲望。因此,他的课堂提问多是欲擒故纵,巧妙设疑,或在课堂上设置一些悬念,引人入胜,让学生得到“豁然开朗”的顿悟体验。

第二:引发兴趣,激发情感策略。钱梦龙老师在教学过程中非常注重对学生“情趣”的引发和培养,他因人因课设法,往往能打破教学思维定式,每教一文都精心设计,巧于构思,如在讲授《死海不死》时,他以小实验为切入口,很好的吸引了学生们的兴致,使他们能饱含兴致的老师一起进入课文。同样,他也很注重情感的激发,用真情实感来打动学生,唤醒学生的渴望。如在《最后一课》的讲授过程中,他将课文中感人肺腑的感情进行了阐发和迁移,通过情感接通效应使学生的内心激荡起对汉语言文字的强烈的热爱与自豪,将语文教学中的知、情、意和谐的融为一体。

第三:以表扬为主的方法策略。老师曾这样说过:“学生的自尊心是很容易受到伤害的”,“在这一点上,我们要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的小心翼翼才是”。在教学实践中,他悉心保护着学生的主动精神,呵护他们的自尊心,寻找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的正确方法。  

三、主体、主导、主线的完美整合

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教师是学生学习活动的引导者和辅导者。学生的“学”制约着教师的“导”,教师的“善导”又启引着学生的“善学”。而“善学”和“善导”有是统一于“善练”这一科学序列之中的。“主体”、“主导”、“主线”并不是三个各自孤立的观点,他们共同组成了“三主”理论的教学观。“训练”是“主体”和“主导”的必然归宿,只有进入了“训练”的过程二者才能达到和谐的统一,而这种以师生双向活动为特征的训练,必然贯穿于教学的全过程中,成为“主线”,这种训练的基本形式实际以思维训练和语言训练为核心的听说读写的训练。因为语文教学说到底还是关于语言的教学,而学生的语言实践能力又必须得通过训练才能得到提高和巩固的。

综上所述,钱梦龙的语文导读法的教学模式,突出地强调了学生的主体地位,把教师的作用放到了学生学习的激励者和引导者的地位上。从而有力的扭转了“教师中心”论的局面,可以称得上是我们现如今主体性教学的先导。但是,我们在惊叹其超常的前瞻性的同时也不得不有更多的忧虑和思考,在80年代的教学环境下,老师能做到的,而我们现在却不能完全做到。也许有人会质疑,现在的探究、合作教学不是搞得挺热吗?但如果我们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很多都是虚假的主体、盲目的主体。有的课学生对答如流,举手如林,但老师的问题太浅,太琐碎,学生的思维只是停留在课文的表面。特别是有些公开课学生预习的太充分,或师生已经演习过多次,学生在课堂上没有一点错误,使人感到这堂课没有上的必要了,学生的主动性太过强烈,带有一定的表演性质,这样的主体是虚假的,盲目的,学生的思维和能能力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提高,也许还会造成一些反面的效应。与这些华而不实的主体教学相比,钱梦龙的导读法是那样的实在而具有实效。我相信,站在应试教育的此岸,遥望素质教育的彼岸,导读法无疑是这一此岸通向彼岸的有力航母,它将载着语文教学向着更为广阔的领域远航。